现代姑息治疗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科,从1970年代开始探索起步,到1990年代快速发展,2000年以后进入拓展和完善阶段。

  中国的姑息治疗赶上了好机遇

  1990年,WHO第一次在中国举行三阶梯止痛培训班,这一事件极大推动了中国姑息治疗的发展。

  1994年,CRPC在李同度教授等前辈近十年的带动和推动下正式成立。各界委员会的同道们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工作,我非常荣幸接过刘淑俊教授、于世英教授的接力棒,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和大家一起来做点实实在在的事。

  姑息治疗目前在全国各个地方方兴未艾,活动也很多,有专业、有科普,有医生、有护士,大家都非常踊跃地参加各种活动。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014年,CRPC获得中国抗癌协会“先进专业委员会”的称号。在这里我非常感谢各位,是你们的努力,让我们有了这个荣誉。这个荣誉也是一个新的起点,鼓励我们未来更好地工作。

  也是在各位前辈的努力下,2007年国家卫生部发布的《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增加一级诊疗项目“疼痛科”, 在于世英教授等专家的倡导下,2012年吗啡进入了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由此,姑息治疗在我国前进了一大步。

  2011年,卫生部办公厅宣布开展“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创建活动。第一批有全国67家医院在“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项目经验交流会”上获得国家级的荣誉。让我们的癌痛治疗更加规范,更加有效,让患者获益。

0600210057.jpg

  知足,知不足;携手向未来!

  面对成绩,我们更多还要看到自己的不足。2014年,世界姑息医学联盟(WPCA)做了一项调查,将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姑息治疗水平分为4级,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被划分在Leveal 4a,处在世界的较前列,即已经开始进入国家基本医疗。

  但同时,这样的结果也标志着,我国的姑息治疗才刚刚开始。下面这张图表示的是每百万人口中可以提供的姑息治疗的机构或专业人员数量水平排行,同样分为四个等级,我们很不幸,在水平最低的第一档。

  再来看一个来自国际的调查,以PMI为标准,1999年文献报告的镇痛不足占治疗人数的40%,2006年则为48%。这反映出,临床医生早已认识到癌痛未治疗或治疗不足是普遍存在的现实,但这一现象一直没有改善。

  2014年我们进行了全国肿瘤贫血示范病房项目调查,医务人员打分都很高,结果反映出很多临床医务人员对姑息治疗的认识仍在理念上,而实践上缺少行动。

  再看看姑息治疗的临床研究情况,我们在网站(ClinicalTrials.gov)上进行检索,发现有200多项关于姑息治疗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但是当输入表示研究阶段的关键词以后,研究的数量骤减至9项。说明我们在临床研究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刚才提到,《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已经有了“疼痛科”,但至今尚无“肿瘤姑息治疗科”的科目,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没有这个学科,意味着我们很难有一大批的学科专业人才专注来做姑息治疗的事业,也没有系统的专科教育体系。因此,现阶段,我们有许多医务人员接受到的关于姑息治疗的知识都是片段化、碎片化的,缺少系统培训。希望本届CRPC专业委员会能首先本专业的建科目标,并且探讨出未来适合中国的肿瘤姑息治疗架构的模式,甚至给政府和有关部门提出建议。

  以下介绍一下CRPC近一年来开展的几项大的工作:

  中国肿瘤姑息治疗培训学院(CPAI,2015):学院将做带领中国明日之星成长为未来肿瘤姑息领域的学术领袖(leader),成为中国未来肿瘤姑息领域学术领袖成长之路上最重要的伙伴(partner),未来领域内最前沿的肿瘤知识、最实用的临床技能、最领先的科研知识的提供者(provider)。

  门诊病人疼痛筛查和评估项目(2015):建立门诊病人疼痛筛查和评估,扩大疼痛病人诊疗范围,帮助医生综合评估病人的疼痛情况,提高医生癌痛诊疗水平,建立规范化的门诊评估和治疗,强化病人的全程管理,建立门诊和住院患者的双向衔接,提高患者的依从性,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推动疼痛规范化治疗的普及和宣传,进一步完善规范化疼痛治疗。已经在全国一百余家医院启动了门诊筛查的项目,取得了满意的效果。

  GPM好病例比赛(2014,2015):由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主办的GPM好病例演讲赛旨在通过临床癌痛管理病例的征集与分享,促进临床的学术经验分享与交流,挖掘更多抗癌痛精英,为肿瘤癌痛规范化管理学科的进步与发展储备力量,自2014年开展以来,获得了临床医生的广泛好评。

  SMILE全国姑息治疗高级培训班(2014、2015):内容主要集中在“阿片类药物镇痛治疗方案的思考”、“癌症相关性精神症状的诊治策略”和“癌症相关性疲乏的诊治展望”等三大专题,邀请讲者通过主题演讲和访谈式病例讨论的兴衰进行培训。2014成功举办4场,2015年计划举办4场。

  基层医师培训计划:已正式启动,计划覆盖全国百家医院,2000名基层医师

  “CRPC中国行“计划:全国巡讲,2015年下半年全面召开,将通过30场巡讲覆盖全国30个城市,覆盖3000名肿瘤治疗相关医生。

  BICP高峰论坛暨CPAI毕业典礼:2015年底召开姑息高峰论坛,一场国内顶尖的姑息治疗高端会议,同时也是2015年CPAI学员的毕业典礼。

  CRPC官方传媒:微信服务号“中国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已推出,目前会员数超6000人,CRPC官方网站(www.crpc.org.cn)网站即将上线。

  结束语

  套用JCO杂志的一篇社论《Palliative Care: If It Makes a Difference,Why Wait?》,如果姑息治疗可以为患者和家庭照顾者带来不同,如果姑息治疗的介入越早获益越大,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呢?所以,大家一起行动起来吧!

  来源:医脉通